桂晓风:在“无神论与共产党人理想信念”专题研讨会上的致辞

2017-07-03 

 

 

去年的今天,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向全党发出了“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号召,要求全党同志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自觉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坚定信仰者和忠实实践者,不断把为崇高理想奋斗的伟大实践推向前进。今天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纪念日,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在北京汇聚一堂,进一步深入领会习近平总书记“七一讲话”精神,专题研讨无神论与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问题,是一件具有重要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的事情。这次联合研讨是国际儒学联合会滕文生会长提议的,他几次召集会议研究,对研讨会名称的确定、研讨题目的遴选、专家学者的邀请以及国际儒联在会上的致词等都提出了重要意见。遗憾的是,今天的会议他恰好另有重要任务不能出席,他首先请我向各位来宾转达真诚的歉意,同时委托我代表国际儒学联合会热情欢迎大家的到来。

 

无神论学会与国际儒学联合会有长期的合作关系,无神论学会的发起人和首任理事长任继愈先生是国际儒学联合会的顾问,多次参加我们的会议,对国际儒学联合会的工作给予了宝贵的指导和巨大的支持。两家已经联合举办过几次学术活动。为了筹办这次会议,无神论学会的各位领导和会员付出了大量心血,我代表国际儒学联合会和滕文生会长表示衷心的感谢!

 

中国共产党党员要坚持无神论而不能信仰有神论,这是由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决定的。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必然要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根本指导思想,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作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辩证唯物主义认为,世界是物质的,意识是高度发展的物质——人脑的机能,是客观物质世界在人脑中的反映,物质世界按照它本身所固有的规律运动、变化和发展,而宗教是一种唯心主义的意识形态,从总体上和根本上说,它不能正确反映客观物质世界及其规律;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世界上不存在救世主,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共产党人应当相信人民、依靠人民,时刻牢记手中的权力是人民而不是上帝、天神赋予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坚持科学的无神论,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必然要求,也是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题中应有之义。

 

实际上,共产党员不得信仰宗教,不得参加宗教活动,这是我们党的一贯要求。1982年《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1991年《关于妥善解决共产党员信仰宗教问题的通知》、2002年《关于加强宗教工作的决定》、2016年《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等党和国家的重要文件,都有明确的相关规定。中国共产党历届领导人对此也有鲜明和精辟的论述。比如,毛泽东同志说:“我们(共产党人)是信奉科学的,不相信神学”;“共产党员可以和某些唯心论者甚至宗教徒建立在政治行动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统一战线,但是决不能赞同他们的唯心论或宗教教义。”邓小平同志说:“我们历来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当然,我们也进行无神论宣传。”江泽民同志说:“宗教世界观与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是根本对立的。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应该是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胡锦涛同志说:“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不信仰任何宗教。”习近平强调:“共产党员要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严守党章规定,坚定理想信念,牢记党的宗旨,绝不能在宗教中寻找自己的价值和信念。”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西方各种思想的大量涌入,传统文化中的某些消极成分也沉渣泛起,再加之改革进程中一些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使得社会上出现了宗教传播扩大的趋势。面对这些情况,一部分共产党员放松了自己的思想修养,世界观发生退变,丢弃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忘记了为人民服务的初衷。一些党员领导干部在经济上贪污受贿、生活上腐化堕落,还有一些党员不信马列信鬼神,而且这两类问题往往合二为一。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加大了反腐力度,查处了一大批“老虎”和“苍蝇”。从中纪委公布的材料看,“长期搞迷信活动”的判语在贪污腐化分子的材料中多次出现,他们求神拜佛、算卦求签,家里要放“靠山石”,办公室要讲风水、朋友圈里要有所谓“大师”,指望鬼神保佑自己持续攫取权位财色,庇护自己免受党纪国法追究惩处,行径荒唐可悲,哪里还有共产党人的气味!这些触目惊心的案例告诉人们,如果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出了问题,丢弃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就会得精神上的软骨病,就会在诱惑和迷信面前丧失定力甚至理想信念错位,走上思想滑坡乃至腐化变质之路。因此,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反复强调,共产党员要加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习,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信念,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实践证明,在党的政治生活中要求坚守无神论信仰,是纯洁党的思想,坚持党的政治纪律,保持和增强党的战斗力的重要举措,必须坚定不移、毫不含糊地实施。

 

社会上有些人提出这样的疑问:党的纪律要求全体共产党员必须作坚定的无神论者,这会不会与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相矛盾?我觉得这是对宪法精神的一种误解。对公民的政策和党对共产党员的要求是既有联系又相区别的两个层面的概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或者不信仰宗教的公民。”由于客观历史条件的限制,以及宗教本身具有的群众性、民族性、国际性、复杂性等特点,宗教还会在我国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存在。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出发点和落脚点是要最大限度把广大信教和不信教群众团结起来,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共同致力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依照宪法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允许公民信仰各种宗教,同样也允许公民不信仰宗教。也就是说,中国公民既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既有信仰这种宗教的自由,也有信仰那种宗教的自由;在同一种宗教里,既有信仰这个教派的自由,也有信仰那个教派的自由;既有过去不信教现在信教的自由,也有过去信教现在不信教的自由。总之,无论信仰宗教还是坚持无神论,都受到法律保护。以上是对一般公民而言。至于共产党员,作为工人阶级、人民和民族的先锋队成员,作为“承认党的纲领和章程,愿意参加党的一个组织并在其中积极工作”的先进分子,理应接受党纲党章的导引和约束,自觉坚持党的指导思想,坚持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不得信仰宗教,不得参加宗教活动。这是党员的身份使然,是一个合格共产党员的起码条件,不言而喻,理所当然。不仅如此,共产党员还应该采用合适方式,积极宣传科学世界观,宣传无神论,尤其是引导青少年相信科学、学习科学、传播科学。为此,共产党人还要像毛泽东同志当年提倡过的那样,“研究各种教的经典”,从而了解和懂得宗教,并且发掘和吸收宗教文化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积极因素包括所积淀的人类智慧。所有这些,同国家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以及共产党人坚持无神论立场都不矛盾,而且是相互促进的。

 

多年来,广大理论工作者,特别是无神论学会的各位专家学者在研究马克思主义宗教学理论和中外无神论思想、加强社会调查研究,宣传党的宗教政策,向青少年进行科学世界观教育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我受滕文生会长的委托,代表国际儒学联合会,向作出贡献的各位专家学者表示崇高的敬意。

 

各位专家、各位朋友!中国有五千多年辉煌灿烂的文明史,其中孔子所开创的儒学是中华文化的主要组成部分,孔子的宗教观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华民族宗教意识的发展。儒学创立于古代宗教瓦解时期,孔子本人对彼岸世界存在与否拒绝予以回答。他说:“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同时在国家事务方面主张“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以说中国古代政府就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政教分离”,将各种宗教基本屏蔽于政治生活和意识形态主流之外。在我国,无神论思想绵延流长,成为中国哲学和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某一种宗教过热,出现可能控制社会生活和政治活动的迹象,就会有一批儒家官员、学者自觉站出来加以抵制,从而保证了中国政治始终在世俗主义、人本主义的轨道上发展。近代以来,儒家对宗教"敬而远之"的宗教观也成为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思想融入中国文化体系并在在中国发展的思想支撑和精神滋养。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今天我们国际儒学联合会与无神论学会联合举办“无神论与共产党人理想信念”专题研讨会,是非常有意义的。希望与会专家学者各抒己见,充分切磋交流,取得多方面的研讨成果,在学界产生积极、深远的影响。

联系电话:010-58565275  传真:010-58565277  邮箱:icaica@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写字楼A708,邮编:100045

Copyright ©1994-2016 International Confucion Association   京ICP备05034436号  设计制作:孔子文化传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