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篇1.1

2013-11-27 

1·1子曰①:"学而时习②之,不亦说③乎?有朋④自远方来,不亦乐⑤乎?人不知而不愠⑥,不亦君子⑦乎?"


  注释:①子:古时对男子的尊称。《论语》中"子曰"都指孔子说的话。②时习:时,有两种解释。一说是"在一定的时候",一说是"时常"。习,温习和练习③说:同悦。愉快的意思。④朋:古注"同门曰朋",同在一个老师门下学习的叫朋,指志同道合的人。⑤乐:快乐。古注,悦在内心,乐则见于外。⑥人不知而不愠:知,了解的意思。人不知,是说别人不了解自己。愠,恼怒。⑦君子:《论语》里,君子是孔子理想中具有高尚人格的人,有时也指在位的人。这里是指前者。


  大意:孔子说:"学了又时时温习和练习,不是很愉快吗?有志同道合的人从远方来,不是很快乐吗?别人不了解自己而并不恼怒,不也就是一个有德的君子了吗?"


  这一章中心是论学。《论语》编者将它列为首章,反映了孔子重学的精神。孔子教人之学,主要是为人之学。古注"学,觉也,效也。"效是效先觉之所为,觉是觉为人之大道。"习,鸟数飞也。"为人之学,重在力行实践,须时时练习,如鸟之习飞。时代演进,知识爆炸,今天的学,与孔子当时所说已有很多不同。但学为人之道而时习之,仍是学之根本,不可懈怠。


  本章三句话叙述一学者一生学习的不同阶段,"实亦孔子毕生为学之自述"(《论语新解》)。第一句是说初学时自己从学习中感到的喜悦;第二句是说学习稍有成就,有同道自远方来相互切磋,从中感到的快乐;第三句是说虽不为人所知而心无愠恼,就可谓是一个君子了。


  人生在世,总希望被人了解,为人所知、所用;尤其是在有了一定成就的情况下更是如此。但是,不为人了解,或被人误解,甚至被人恶意诽谤、中伤的事是经常发生的,甚至是不可避免的。一般人常会因此而懊恼,怨天尤人。本章提出的"人不知而不愠",是一个重要的人生态度。


  如何才能做到"人不知而不愠"?《论语》论为学为人,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既是为己,不为求人知,自然不会因不为人知而愠。又说:"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卫灵公》)"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里仁》)"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宪问》)真正可怕的不是不为人所知,而是自己无能;问题不在于不为人所用,而在自己能否担当大任;所以要"求诸己",努力增长自己的才能,"求为可知也"。


  孔子自己也做到了"人不知而不愠"。孔子一生也是不为人所知。他周游列国,常遭冷遇,不为当权者所知所用;他的行为,也不为普通百姓所了解,常被人讥笑。有的讥笑他是"知其不可而为之",有的形容他"累累若丧家之犬"。孔子的有的弟子想不通,问:"为什么人们不了解夫子呢?"孔子说:"不怨天,不尤人。"(《宪问》)只求努力学习,把握天命。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学习,把握天命,只要自己所做的一切是符合天命要求的,就谁也否定不了;一切讥笑、中伤和打击都奈何不了他。


  有为己、求诸己的人生态度,又有对理想信念的坚定信心,自然就可以做到"人不知而不愠"了。

联系电话:010-58565275  传真:010-58565277  邮箱:icaica@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写字楼A708,邮编:100045

Copyright ©1994-2016 International Confucion Association   京ICP备05034436号  设计制作:孔子文化传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