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与福建书院文化

2013-12-02 

唐代之前,由于南方相对开发较晚,福建的教育事业,远远落后于全国。但在书院的发展上,却获得了一次与全国保持同步发展的契机。南宋时,甚至取得了全国领先的地位。其原因,与朱熹学派在福建各地结庐讲学有密切的关系。

福建最早的书院是建阳熊秘于唐乾符年间(874—879年)创建的鏊峰书院,以及五代梁开平年间(907—910年)黄峭在邵武和坪坎头创建的和平书院。北宋时期,随着游酢、杨时等名儒在闽北各地讲学,书院开始了与理学联姻的历史进程。南宋时期,是福建书院发展最繁荣的时期,闽北建宁府、延平府、邵武军三地所创建的书院达34所。李国钧主编的《中国书院史》列南北两宋福建书院85所,其中闽北44所,占全闽书院的52%,由此可见宋代闽北书院在全闽占据了主导的地位。南宋时期福建书院迅速发展的外部原因,一是南宋时期偏安一隅的局势,使地处东南的福建,在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获得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为福建书院文化的发展提供必要的文化基础和物质条件;二是当时官学的衰落,促成了南宋私学的主要形式———书院的勃兴;三是地处闽北中心的建阳是南宋时期全国的三大出版中心之一,为以朱熹为代表的闽学在福建大地上崛起提供了良好的文化教育环境。其内在原因则是理学发展到了朱熹的时代,走向了全面鼎盛的时期,以朱子理学为教学基本内容的书院也必然要随着理学的发展而发展。在宋代理学众多学派中,朱熹集濂、洛、关诸多学派之大成;而作为闽学的学术教育基地,和朱子理学从萌芽、发展到壮大、成熟的大本营,南宋福建的书院也就伴随着这股理学的历史潮流而发展繁荣起来了。作为我国古代伟大的教育家,朱熹在各地创建、修复和读书讲学的书院多达60多所。其中最重要的,在外地有经他修复的庐山白鹿洞书院和长沙岳麓书院;在福建本地,则有由他亲手创建的四所书院,这便是建阳寒泉精舍、云谷晦庵草堂和考亭书院,以及地处武夷山五曲隐屏峰下的武夷精舍,其中又以武夷精舍和考亭书院最具代表性。武夷精舍建成于淳熙十年(1183年),此后相当一段时期朱熹在此从事著述和授徒讲学等活动。这一时期,前来问道求学的门人弟子众多,是以朱熹为代表的闽学派迅速壮大、学术活动空前活跃的一个时期。考亭书院是朱熹晚年创建的最后一所书院。从绍熙三年(1192年)到朱熹逝世,其大部分时间都在考亭讲学和著述。当时,来自南方各省的一大批门人弟子聚集在此。他们都是当时学术界、文化界的精英,在导师朱熹的率领下,积极开展各种学术文化活动。他们研经读史,探讨社会人生,寻求济世良方,穷究理学奥秘,积极开展各种学术文化活动,使当时的考亭书院成为继承和发展孔孟原始儒学,开创朱子新儒学的大舞台。中国理学史上著名的“考亭学派”由此形成,并走向成熟。以朱熹为代表的“考亭学派”及其朱熹与福建书院文化方彦寿建阳考亭书院黄纵横遗文轶事创立的理学思想体系,致广大,尽精微,综罗百代,并从此影响中国封建社会数百年,在中国哲学史、思想史、教育史上树立起一座巍峨的丰碑。因此,朱熹所创建的书院,其意义和影响已不仅限于闽北、福建,而是在全国都产生了重大影响,成为当时全国的学术研究和教育中心。

在南宋福建书院中,除朱熹所创建之外,其余书院也与朱熹学派密切相关。创建者或为朱熹的师长,如创建屏山书院的刘子翬,创建环溪精舍的朱松,创建文定书堂的胡安国等;或为朱熹的学生,如创建西山精舍的蔡元定,创建庐峰书院、南山书院的蔡沈,创建云庄书院的刘炝,创建潭溪精舍、环峰精舍的黄斡,创建溪山书院的叶味道,创建云岩书院的李方子,以及创建西山精舍的真德秀等。无论是在内容与形式上,这些书院与朱熹的武夷精舍、考亭书院都有一脉相承之处。这些书院的创建者几乎都是当时的著名学者,他们或为考亭学派的前驱,或为后继,这些书院以朱熹创建的书院为中心,犹如众星拱月,把福建古代书院的发展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教学与研究是古代书院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功能。以考亭学派为代表的福建书院于此有许多创新之处。在教学内容上,传统儒学都把“六经”作为书院的首要经典教材,而《四书》从北宋二程时才开始得到重视,但最早将《大学》、《论语》、《中庸》、《孟子》四部著作合称为《四书》,则创始于朱熹。他在建阳、武夷两地书院,前后经数十年精力撰著的《四书集注》,结束了前人对此四部著作个别的、零散的,不成体系的研究局面,开创了中国经学史上崭新的四书经学体系。该书集中地表现了朱熹的哲学思想和理学观点,内容广泛涉及哲学、政治、教育等各个领域。朱熹将这部书列为书院教材之首,说明他是把其哲学体系中最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与教学内容紧密结合起来,由此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福建书院教学与研究相结合的特点,引导学生能站在当时学术研究领域的最前沿。在教学方法上,朱熹为代表的福建书院在总结前辈教育家成功经验的基础上,也有许多创新。一是导师传授与学生自学相结合。对重点、难点课程开课讲授,其余课程以自学为主,以此激发生员学习的主动性和创造性。二是个别辅导与集体讨论相结合。当学生在学习中遇到疑点、难点时,朱熹则采用个别辅导或集体讨论相结合的办法,从而达到互相启发、举一反三的目的。三是理论学习与日常践履相结合。朱熹主张“致知、力行,用功不可偏”,要求学生把书本的知识结合日常生活经验反复体察涵养,认真运用。朱熹学派以福建书院为阵地,对孔孟原始儒学进行改造和创新,体现了儒家学说与时俱进的时代特征,从而使朱子学在当时充满了生机与活力,也使南宋时期的福建书院成为这条主线的一颗耀眼明星,在中国教育史、书院发展史上熠熠闪光。朱熹在福建书院创造的教学与研究紧密结合的教学实践,他的重自学、重践履等一系列教学方法,即使对我们发展当代的教育事业,仍有借鉴价值。

(来源:《炎黄纵横》2006年第4期,编辑:龚传星)

联系电话:010-58565275  传真:010-58565277  邮箱:icaica@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写字楼A708,邮编:100045

Copyright ©1994-2016 International Confucion Association   京ICP备05034436号  设计制作:孔子文化传播中心